• <small id="646yo"><sup id="646yo"></sup></small>
  • <label id="646yo"></label>
  • 務實負責
    本著負責任的合作態度,實事求是,不夸大、不虛構
    首頁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恩德培行動與建筑模型的不解之緣

    2016-08-02 18:11:13 點擊:


      1976年6月27日,星期日。一架A300“空中客車”型大型民航客機,像一葉扁舟,在地中海湛藍的天空中飄浮著。“這是法蘭西航空公司139次航班,正從希臘飛往巴黎。法航祝各位旅途愉快!”機艙內揚聲器中傳出了空中小姐柔美的聲音。
     
      法航139次航班是往返于特拉維夫——雅典——巴黎的固定航班。飛機從以色列機場起飛后,飛行了3個小時,在雅典稍作休息,從飛機上下了一些乘客,又新上了幾十名旅客
     
      。當廣播最后一遍催促旅客登機時,有3名男子和1名女乘客來到安檢處。這名女乘客是一位20多歲金發碧眼的德國姑娘,叫泰德曼。因為時間關系,安檢人員沒有對他們進行檢查。正午時分,139次航班又從雅典機場起飛,前往巴黎。
     
      當飛機爬升到萬米高空時,開始水平飛行。機艙內,空中小姐開始為旅客端來飲料和午餐。這時,坐在中排的泰德曼動作優雅地拉開了旅行包,她身邊的一名中年男乘客無意中一瞥,突然怔住了,原來旅行包里裝的是一支瑞典產的欣達式沖鋒槍!只見泰德曼迅速地提起沖鋒槍,快步走到機艙門前,轉過身來大聲喊道:“大家不要動,誰動就打死誰!”
     
      旅客們被嚇得魂飛魄散。正端著飲料盤子的空中小姐見此光景,大驚失色,手中的盤子“啪”的一聲落到了地毯上,飲料灑了一地。
     
      就在泰德曼亮出槍的同時,與她一起上來的三個男子忽地從座位上跳起來,手里分別握著手槍和手榴彈。他們兇神般地吼道:“從現在起,大家必須聽我們的指揮,這樣才能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驚魂未定的旅客們按要求交出了護照、小刀等物,將雙手疊放在腦后。
     
      泰德曼一腳踢開了駕駛艙的門,用槍口對準機長:“不許回頭!聽我的命令,降低高度,改變航向!”
     
      在地中海的上空,139次航班就這樣被劫持了。被劫持的飛機掉轉航向,向南飛去,在利比亞的一個機場加油后,最后降落在非洲腹地烏干達恩德培機場。
     
      這架飛機上共有258人,包括4名劫機者和22名機組人員。所有旅客中前后有148人獲釋,最后剩下的94名旅客(大部分是以色列人)和12名機組人員,合計共有106人被扣為人質。劫機者是巴勒斯坦和聯邦德國恐怖組織的成員,這伙人心狠手辣,他們鉆了雅典機場安檢不嚴的空子,攜帶武器混上了法航班機。他們的目的是以人質交換被關押在以色列、聯邦德國、法國等國的53名恐怖分子,其中有關押在以色列的日本“赤軍”頭子岡本。在1972年5月,岡本與兩名同伙在特拉維夫機場一口氣殺死了幾十名旅客??植婪肿影呀粨Q人質的最后期限定在7月1日下午2點,只有48小時。
     
      這天,以色列總理拉賓正在舉行內閣會議。13時30分,一份標有“特急—摩薩德”字樣的密件遞到了他的手上。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神通廣大,就在139次航班中斷與地面的聯系后幾分鐘,它就作出了“可能已被劫持”的判斷。
     
      拉賓立即召開會議商討對策。會議一直開到7月1日上午,經過激烈的爭論,最后危機對策委員會同時擬定了兩套營救方案。第一套是A方案:利用突擊隊采取軍事行動解救人質。但實行軍事營救面臨不少棘手問題:如烏干達總統一方面表示,愿當劫機犯與以色列談判的中間人,另一方面卻派了烏干達士兵協助劫機犯看管人質;況且以色列到烏干達路途遙遠,僅直線距離就有3000多千米;現在又有6名恐怖分子趕到恩德培,使劫機犯增加到10人,這將更難對付了。
     
      第二套B方案是運用外交手段和平解決問題。由于時間已迫近最后期限,一百多人質家屬希望人質能安全返回,危機對策委員會當機立斷,表示了原則上同意釋放在押犯以交換人質的意圖。劫機犯得到這一答復后,主動推遲了72小時,改為7月4日下午2時。
     
      拉賓總理深知絕不能與恐怖分子妥協,否則只能導致越來越多的被動后果。在對外宣布以色列準備釋放在押犯的同時,他又指示總參謀長格爾:“你們要抓緊時間做好武力解救的準備,作戰方案由我審定。這次行動要嚴格保密,必須在7月3日黎明前做好一切行動準備!”
     
      劫機犯推遲最后期限的決定,為以色列用軍事手段營救人質提供了寶貴的時間。以色列國防部制定的營救計劃是,將派一支以色列突擊隊乘飛機在恩德培機場著陸,隨后對關押人質的候機大樓發動突襲,救出人質后一同乘飛機撤離烏干達。先前,曾設想以直升機夜間著陸及傘兵部隊突襲等方案,但因為速度慢等原因,沒有被采用。最后決定乘民航運輸機強行著陸,因為采用運輸機機降方式既可增加突擊部隊的機動性,又有利于被營救人質的撤離。以色列準備派出4架C—130“大力神”運輸機執行任務,并有3架戰斗機護航,另有加油機、通訊機和醫療機協同作戰??倕⒅\長格爾將營救作戰命名為“雷電行動”。“雷電行動”的總指揮官是38歲的傘兵司令肖姆將軍和喬那圣·內特雅魯中校。
     
      7月2日晚,肖姆將軍和內特雅魯中校頭戴鋼盔,身穿迷彩服,并排站在訓練基地跑道旁的一塊空地上,指揮150名百里挑一的特種作戰部隊官兵進行模擬演練。汗水從他們涂有黑色油彩的臉上淌下來,形成了許多黑白相間的道道,使他們個個像是從哪鉆出來的怪物。突擊隊員們不停地沖鋒、臥倒、射擊、爆破、擒拿,肖姆皺著眉頭一次次看著秒表,嘴里不停地叫喊著:“快!再快點!”
     
      在襲擊部隊進入機場時,為了不被發覺,滑跑距離要盡量縮短。救出人質后,要立即起飛撤離。為此,C—130運輸機進行了3個小時的強行著陸訓練。有4個渦輪發動機的C—130運輸機,掠過夜空,一會兒急加速,一會兒急減速,不時地從高空俯沖下來并著陸。經過短距離著陸訓練,飛機滑行210米就可以停下。
     
      經仔細考慮后,格爾總參謀長要求襲擊行動在55分鐘內完成。襲擊中預計死亡的人數,在最壞情況下不應超過30人。
     
      “摩薩德”的情報人員還找來了恩德培機場大樓的設計圖紙,以色列的工程師制作了同候機樓一模一樣的大型的實物建筑模型,供突擊隊員訓練用。
     
      烏干達總統阿明有一輛心愛的黑色奔馳牌轎車?,F在,在訓練基地也有一輛一模一樣的轎車正待命出擊。突擊隊甚至找來了一名酷似阿明總統的士兵,經美容師精心化妝后,準備乘奔馳汽車冒充烏干達總統車隊進入候機大廳。在4架C—130“大力神”飛機上,裝備了106毫米無后坐力炮的吉普車、重機槍、反坦克導彈、紅外線夜視儀、火箭筒和黑色奔馳車,隨時準備出擊。
     
      恩德培機場的模型展現在突擊隊員的面前,內特雅魯中校以候機大樓為中心,詳細地講解著機場的情況,并且把劫機犯的照片一張一張地拿給隊員們看。他強調說:“成敗就決定在數秒鐘內,要全力以赴,絕不能讓暴徒有開槍的機會。”國防部長佩雷斯也對大伙說:“這是一次以色列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遠距離的、最短時間的、最為大膽的作戰計劃。它將被人們長久地留在記憶里。”
     
      7月3日下午,以色列召開了緊急內閣會議。拉賓總理要求全體內閣成員同意以軍事手段營救人質,并說,如果失敗,他將承擔一切責任。內閣成員經過討論,達成一致意見。15點30分,內閣向突擊隊下達了“緊急出擊”的命令。
     
      早在20分鐘前,載著突擊部隊的4架“大力神”飛機已離開西奈半島向烏干達進發了。此時,4架飛機已飛至紅海上空。這些飛機都被涂上了民航機的標志。接到命令后,立即關閉了無線電,降低高度,向烏干達飛去。
     
      當機隊飛臨埃塞俄比亞邊境領空時,護航的戰斗機開始返航。突擊編隊在接近烏干達的恩德培機場時,天氣突然惡化,電閃雷鳴,飛機劇烈搖擺。編隊依靠雷達摸索前進。終于,“大力神”接近恩德培機場上空了。眼下的恩德培機場靜悄悄的,似乎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恩德培機場候機大廳內的人質,迎來了第6個不安的夜晚。許多人質已經疲憊不堪,有的還患上了痢疾。劫機者中一男一女兩個德國人在候機大樓門口站崗,3名巴勒斯坦人在大廳內巡邏。
     
      經過7個多小時的飛行,以色列突擊機群按計劃,在當晚10點40分抵達恩德培機場上空。遠遠望去,整個機場燈火通明,毫無戒備跡象。4架飛機分為兩組降落。駕駛員用純正的英語鎮定地回答了機場指揮塔的詢問,聲稱自己的飛機出了點小故障,需要降落修理一下。
     
      機場值班員同意了降落,并打開了夜間著陸的指示燈和探照燈迎接飛機著陸。第一架“大力神”在主跑道上滑行著慢慢減速。為了防止被機場探照燈照到,縮短沖鋒距離,內特雅魯命令飛機繼續滑行,駛出跑道,盡量向扣押人質的機場候機樓靠近。
     
      后艙門打開了,像母雞下蛋似的從飛機肚子里滑出了一支車隊。打頭的是一輛英式吉普車,車上是幾個荷槍實彈的黑人彪形大漢,個個都是一副兇神惡煞般的模樣。跟在吉普車后面的是一輛豪華的黑色奔馳轎車,里面坐著烏干達人望而生畏的元首“阿明”。
     
      車隊徑直向候機樓駛來,守衛大樓的烏干達士兵見車隊駛近,連忙立正敬禮。但他們還沒有鬧清是怎么回事,便在“噗、噗、噗”一陣短促的響聲中倒下了。臉上涂著黑油彩、手持裝了消音器沖鋒槍的突擊隊員迅速地搶占好位置,并分出七八個人簇擁著“阿明”向大廳走去。
     
      這時,第二架“大力神”已在跑道上滑行了,隨后的兩架“大力神”也相繼著陸。突擊隊分為4個突擊分隊。第一分隊35人,突擊候機大樓,解救人質;第二突擊分隊36人,負責壓制烏干達守軍;第三分隊30人,負責摧毀恩德培機場上的烏干達軍用飛機,否則,這些飛機將對返航的以色列飛機形成威脅;第四突擊分隊則在通往機場的道路上設伏,準備阻擊烏干達援軍。
     
      10點15分,內特雅魯率先突入候機大廳一樓。在他身后狂風似的緊跟著35名突擊隊員。首先被撂倒的是恐怖分子貝澤。女恐怖分子泰德曼見事不妙,操起手提沖鋒槍企圖頑抗,但被突擊隊員射來的一串子彈擊倒。突擊隊員們脫下了烏干達軍服,抹去了臉上和手上的黑色油彩,他們用希伯來語喊道:“臥倒!臥倒!”場內的以色列人質聽到自己祖國的語言,知道以色列的突擊隊來營救他們,本能地迅速趴在地上。而夾雜在人群中的2名恐怖分子聽不懂希伯來語,鶴立雞群般地凸現在大廳中央。他們剛緩過神來,想抓起沖鋒槍負隅頑抗,說時遲,那時快,突擊隊員的幾十支沖鋒槍射出雨點般的子彈,迅速將他們擊斃。
     
      大廳內的交戰只用了1分45秒即告結束,有2名人質被流彈射中。內特雅魯帶領突擊隊員登上了二樓,找到了藏在廁所內的2名恐怖分子,并當場將他們擊斃。藏在大樓北側的另一名恐怖分子也在交火中被打死。這樣,一共有7名恐怖分子被打死,有3人逃跑了。大廳外的戰斗進入第二階段,烏干達士兵前來應戰。這時,從指揮塔射出了猛烈的炮火,一時間壓住了突擊隊員的火力。內特雅魯中校立即動用反坦克導彈和重機槍進行反擊。突然,從指揮塔射來的一顆大口徑機槍子彈從側后擊中了內特雅魯,鮮血染紅了他的衣服,他想站起來,可又再次倒了下去。
     
      在戰斗期間,所有的C—130運輸機的發動機始終沒關機,而且十幾名隊員保護著飛機。在機場遠處的停機坪上,烏干達的米格戰斗機被突擊隊員一架一架地炸毀。烈火熊熊,染紅了夏日的夜空。
     
      裝備無后坐力炮的吉普車和裝甲運輸車的小分隊,在機場入口處迎擊并消滅了前來增援的烏干達部隊。大廳內射擊停止后,突擊隊員們立即把受傷的人質抬出大廳,運往飛機緊急搶救。其余被解救的人質,在突擊隊員的引導下,緊張而有序地向“大力神”飛機轉移。
     
      此時離機場10千米處的總統官邸內,阿明總統睡得正香,他還不知道發生了如此重大的襲擊事件。
     
      “雷電行動”幾乎完全按原先制定好的時間表進行的:7月3日23點01分,襲擊部隊的一號機降落在恩德培機場。23點05分響起槍聲。23點54分,搭載人質的二號機比預定時間提前2分鐘離開恩德培機場。接著,三號、四號機相繼起飛。肖姆將軍乘坐的一號機是7月4日0點30分升空的。4架“大力神”飛機完好無損地飛離烏干達領空。
     
      這次襲擊,以色列突擊隊員炸毀了烏干達的11架米格飛機。另外,還不得已殺死了45名烏干達士兵。在撤離恩德培機場時,106名人質中有2人中彈死亡,1人當時因病住在烏干達醫院(后被阿明處決),后來又有1名受傷的人質在返回途中死亡?;钪氐揭陨械娜速|為102人。突擊隊員中只有內特雅魯中校1人犧牲。
     
      7月4日下午,從沉重打擊中清醒過來的烏干達總統阿明接通了以軍的一名高級將領的電話,他對以色列的“野蠻行徑”破口大罵,但在最后,他卻由衷地稱贊說:“我作為一名職業軍人,認為襲擊非常成功,以色列特種部隊真是好樣的!”
     
      4日上午10點,由非洲返航的“大力神”編隊進入以色列領空,幾架以色列鬼怪式戰斗機呼嘯著前去護航。在此之前,絕大多數以色列人已從凌晨3點的特別廣播中得知了人質獲救的消息。
     
      行動之所以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人質所在的航站樓是由一家以色列建筑商承包建造的。在1960年代到1970年代期間,以色列的企業與非洲各國客戶的商業往來相當頻繁,所以這樣的情況也很正常。幸運的是,在劫機事件發生以后,這家以色列公司還保存有這座建筑的設計圖。他們很快把它提供給了以色列政府。此外,被釋放出來的人質也提供了很多關于建筑內部結構、劫機者人數和周圍烏干達士兵的分布細節等重要信息。
     
      在這次軍事行動尚在計劃實施期間,以色列國防軍為了保證奇襲萬無一失,特意在自己的訓練基地部分復制了恩德培機場的建筑。當時在烏干達參與了工程的多名以色列平民都參與了這座復制建筑的施工。據一些研究者考證,在這些平民到達軍事基地開始施工之后(當然在到達之前,他們對此行的目的一無所知),軍事基地的司令還特意宴請了那位以色列承包商,并且出于國家安全利益的考慮,他承諾在整個工程按期完工以后,所有施工人員將作為軍事基地的座上客參觀逗留數日以示獎勵(等到他們離開基地時行動早已結束了)。因此在行動過程中,計劃始終處于保密狀態,絲毫沒有被外人所知曉。
     
      在奇襲前一個星期里,以色列多次嘗試通過政治途徑營救人質。很多消息來源證實,以色列內閣甚至準備在軍事途徑沒有成功的可能時,釋放劫機者的條件中提到的巴勒斯坦囚犯。以色列國防軍前總參謀長,退役將軍哈伊姆·巴列夫(General Chaim Bar-Lev)與伊迪·阿明相識多年,兩人的私交相當深厚。因此應以色列內閣的請求,巴列夫多次通過電話與阿明交談,試圖說服他,通過他的影響釋放人質,不過最后還是無果而終。
     
      而當滿載著勝利的“大力神”機群臨近時,全國各地響徹了拉比在節日里才吹奏的羊角號聲,各種滿載人群的車輛駛向本·古里安機場,人們要熱烈地歡迎獲釋的人質和凱旋的突擊隊員。年輕的國家需要英雄,以色列政府盛贊喬納圣·內特雅魯中校的功績,追升他為上校。并且為了使子孫后代永遠牢記烈士的勇敢精神,以色列政府決定把這次“雷電行動”稱為“喬納圣行動”。
    上一篇:上河圖與你分享建筑模型的前世今生
    下一篇:上河圖深圳模型公司與您分享:洱海天域
    水蜜桃av无码_俄罗斯女人大p毛茸茸_亚洲精品国产成人_狼友av永久网站免费观看孕交